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西班牙侨网 首页 新闻 欧洲新闻 查看内容

德国往事(二):石楠花塬的前生今世

2015-10-4 11: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009| 评论: 0|来自: 侨声报

摘要:   古时马车,  沙径留痕,  秋天石楠争相绽放,  莫非是取悦女王?  古时马车,  沙径留痕,  纵然严冬不期而至,  只为了把夏季早早封存。  这是汉堡一位诗人吟诵吕讷堡石楠花塬的诗句。   所 ...


  古时马车,
  沙径留痕,
  秋天石楠争相绽放,
  莫非是取悦女王?
  古时马车,
  沙径留痕,
  纵然严冬不期而至,
  只为了把夏季早早封存。
  这是汉堡一位诗人吟诵吕讷堡石楠花塬的诗句。
 


  所谓石楠花塬系指座落于德国北部汉堡不来梅汉诺威之间三角地面积大约7500平方公里的荒原,因其中心古城吕讷堡得名(Lüneburg Heide)。每年八九月间,原上石楠花盛开,遍野紫红,铺地粘天,蔚为奇观。常有人将其与法国南部的薰衣草田相比较,故又被称之为北方的普罗旺斯。花塬中的千余平方公里的面积为国家自然保护公园,每年花季,赏花者纷至沓来,不过在保护区内,人们的行动只局限于步行自行车马车三种方式,而且必须在划定的沙土路径上行动,不得进入路径以外的花塬。
  如此美景,综观其形成的历史却是曲折跌宕:石楠花塬属于北海海岸高地,根据考证,在远古时代曾经被森林覆盖,由于过度放牧,森林逐渐消失,形成沙质荒原,野生石楠花就是覆盖沙质地面的植被。特别是从中世纪开始,森林消失加剧,一个原因可能是进入花塬区域的移民数量增加,另外由于在本地区发现大型盐矿,大片森林被砍伐用来作为燃料煮盐,土地沙化严重,导致石楠蔓延,形成神奇的景观。可以说歪打正着,用文人的语言有一点无意插柳柳成荫的意思。不过在19世纪之前,石楠花塬却不被文人骚客看好,在文学作品中花塬常常被描写为孤寂荒蛮阴暗的去处,直至19世纪中叶,由于德国北部的全面工业化,人们才发现花塬的价值,将之称为“最后一块净土”。


  随着对环境问题开始反思和认识,1909年德国国家自然保护公园协会在慕尼黑成立,计划在德国北部海岸高地,中部丘陵地带和南部高山地区各建立一座国家公园。该协会至1913年已经发展有13000多会员,同年协会购买了三十多平方公里的花塬建立了第一个自然保护区。1921年政府介入,宣布二百多平方公里的花塬为自然保护区域。随着自然保护区的扩大和工业化时代人们对“净土”的向往,带来了游客数量激增对环境产生影响的新问题。1924年,当地成立了民间的志愿者队伍,纠察游客保护花塬不被破坏。
  1933年,希特勒上台伊始,就表现出了对环境保护的重视,一系列的自然保护法令法规得以出台。1934年纳粹政府采纳德国国家自然保护公园协会的建议,停建了计划中穿越花塬的高速公路和军事演习场地。1935年6月希特勒签署颁布帝国自然保护法(不过该法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已经开始起草,起草者沃尔夫因为其犹太血统,1943年死于特莱钦集中营)。尽管如此,纳粹政权终究难逃其独裁的窠臼。1933年,因为其大部分成员是社会民主党青年团成员,护卫花塬的志愿者队伍被取缔。1939年国家自然保护公园协会通过新章程,向纳粹政权靠拢,宣布效忠希特勒并禁止犹太人入会,尽管如此,纳粹对此示好并不领情,1939年纳粹操纵成立规模庞大的帝国德意志自然保护联合会,计划将所有的民间环保组织悉数置于联合会麾下,联合会则直接归帝国森林部管辖。由于不久战争爆发,这一招安计划终不了了之。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北部为英国占领区。吕讷堡一带因为从德皇时期就是屯兵之地,英国的莱茵军团遂在此驻扎,一部分石楠花塬竟然被英国人变成了坦克训练场。大面积石楠植被因此遭到毁灭性破坏。1959年,加入了北约的德国政府终于鼓起勇气提出交涉,与英国和加拿大政府签订了划定两国驻军坦克训练场地界限的协定,不过协定一直到1963年才生效。其间坦克照样几乎无限制地在花塬横冲直撞,对环境和德国民众心灵的伤害可以想象。1994年英军撤出吕讷堡地区,花塬终得休养生息。

  英国驻军在花塬演习

  2012年吕讷堡花塬开始申请人类文化遗产,申遗的根据是石楠花塬并非自然而是人文景观,是人类数千年来对这片土地的破坏保护再破坏再保护的文化活动结果。从这个角度看,可以说花塬的命运是工业化的先行者留给后人的一份鲜活的教案。
  有趣的是,花塬的人文历史积淀要远远比人们想象的厚重得多。二战末期,第三帝国的投降时间并不是如人们所知道的1945年5月6日或8日,而是发生于5月4日,地点就是在吕讷堡花塬。1945年4月18日,英军在蒙哥马利率领下占领了吕讷堡。随着英美军队陆续到达北海和波罗的海海岸,在希特勒自杀前被任命为帝国首脑的邓尼茨海军元帅认为已经最大限度达到了阻击苏俄红军西进,以此掩护尽可能多的难民和德国军人撤入英美占领区的目的,是放下武器向英美军队投降的时候了。但是由于德军被盟军切割包围,散布于各地,身处德国北部的邓尼茨尽管是德军最高统帅,实际上已经无法节制。5月3日邓尼茨派出海军上将冯佛瑞德贝格与蒙哥马利谈判停战事宜(邓尼茨摆谱,认为自己是帝国首脑,蒙哥马利只是英国军队统帅,因此不能屈尊与蒙哥马利直接谈判)。邓尼茨向蒙哥马利提出的是有条件投降,条件是英军必须尽可能多地接纳由东向西逃来的德国难民,尽可能地多抓德军俘虏(听起来比较搞笑)。蒙哥马利也相当搞笑地严词拒绝邓尼茨的投降条件(尽管这个条件对战胜方来讲听上去无疑比较受用),坚持德军的投降必须是无条件的。因为在投降条件问题上无法谈拢,蒙哥马利要求德方代表回家做功课,隔天再谈。蒙哥十分清楚,除了无条件投降德国人根本别无选择。次日,更会摆谱来事的蒙哥专门在吕讷堡花塬上找了块叫台姆罗山的高地(说是山,其实也就是个海拔79米高的土丘,吕讷堡一带根本就没有山),支起了一个大帐篷。在德国人到达之前,蒙哥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将在“俯瞰群山的台姆罗山峰上举行受降仪式”。佛瑞德贝格等一干德国人到达后,蒙哥躲在帐篷里,迟迟不出来,德国人只能站在野地里尴尬地干等,让蒙哥召集来的媒体记者拍照。过足了瘾,蒙哥隆重走出帐篷,接受佛瑞德贝格的垂臂礼。当天签署了德国西北部,荷兰,丹麦的德国军队向盟军无条件投降协议。1945年5月5日晨8时,欧洲北部全面停火。受降仪式结束后,蒙哥的兴奋点仍旧是他如何羞辱了德国代表,喋喋不休地向身边人描述他是如何让德国人干等,签署协议前又是如何故意不给德国人凳子,让他们站着等等。为纪念受降,台姆罗山被改名为胜利山。
  

  蒙哥马利走出帐篷,佛瑞德贝格海军上将(右四)行垂臂礼

  因为蒙哥马利在花塬率先受降,使英国抢了先手,拔了头筹,出了风头,引起盟国伙伴的不满,首先是终生与蒙哥咬不上弦的艾森豪威尔,接着是俄国人,纷纷表示那个投降不算数,要德国人重新向自己投降。悲催的德国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疲于奔命,一遍又一遍地投降,以致到底哪天是德国的投降日至今都没有个准说头。

  
  蒙哥(英)艾森豪威尔(美)朱可夫(苏)塔西尼(法)1945年6月在柏林

  蒙哥在受降之后,环顾荒野,怕后人记不住找不着,便在受降处立碑为记。碑体为一块巨石,嵌有铭牌,上书“1945年5月4日根据德国国防军最高司令官命令,在德国西北部,丹麦和荷兰全部陆海空武装力量在此无条件向陆军元帅蒙哥马利投降”。诡异的是,10年后,1955年的某个夜里,铭牌被人偷走。这在当时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逆天事件,比掘了蒙哥的祖坟还要严重(其恶劣程度堪比日本人修改教科书),而且发生在英国人的占领区,英国人生气了,是可以为此把西德灭了的。为了息事宁人,德国政府立刻复制了铭牌重新复位,并且要求离纪念碑最近的村庄名叫巴斯的村长个人担保铭牌不再被盗,否则村长必须连坐入狱(千真万确,不是戏话!那时的德国总理是阿登纳,手下用的都是前纳粹官员,他们不会像今天的德国政府那么民主那么怂,都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主)。受了惊吓的巴斯村长(战争期间蹲过法国人的战俘营)怕真的再被抓去坐牢,无奈之下只能组织村民廿四小时轮班守护,如此坚持了整整三年。须知吕讷堡乃高纬度地区,与中国最北面的漠河相当,夏天守夜打打麻将喝喝啤酒倒也好混(根据记载,守护的村民每班必须四人,恰好凑一桌麻将),寒冬腊月,加上那时的地球还没有变暖,花塬的夜晚恐怕是要冻出人命来的。为此悲催的村民经过申请在纪念碑旁边造了一个茅房用来避寒,消磨冬夜(中国人死了老子,儿子必须结庐守坟,中德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时间长了,人的忘性也大,村民们觉着闲着也是闲着,竟然在茅房里养起了鸡。那时候养鸡业还没有开始工厂化,都是散养。几年下来,可以想见,如此庄严神圣而荣耀的去处被这帮乡野村夫糟践到了什么地步。
  

  1955年之前的纪念碑,可见铭牌
  

  1955年5月被偷去铭牌的纪念碑

  

  1958年,蒙哥回吕讷堡旧地重游,原意当然是再温荣耀。在谦卑的德国政府陪同下,蒙哥看到了那些守护他的荣耀,同样谦卑的村民,当然也看到了谦卑的德国鸡和满地的鸡毛鸡屎。我们无从得知蒙哥当时的感受,但是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多少能让人看出端倪:蒙哥临时作出决定,把近十吨重的纪念碑整体搬迁到英国温莎堡附近的桑德赫斯特军事学院(蒙哥的母校,英国的王公贵族大都在此就读),将他一生的最高荣耀定格在他军事生涯的起步之处。纪念碑迁走了,村民们能够回家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官方则立刻将地名从胜利山改回到了台姆罗山(目前英国出版的地图仍称胜利山,反正各说各的)。

  
  搬迁到英国的纪念碑

  1995年,统一之后的德国终于结束了被占领,成为了一个与英国平起平坐的“正常国家”,也许对当年戏弄蒙哥多少心有愧疚,5月4日,德国政府在纪念吕讷堡受降五十周年之际,在纪念碑的原址勒石为记,上书“台姆罗山受降,1945年 - 5月4日 - 1995年,永不再战”。几个月后碑石被人掀翻,碑文被部分损毁。此一时彼一时,这次政府没有再逼村民去守夜,而是听之任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了。德国人民毕竟站起来了。2002年,碑文又一次被彻底损毁,政府因势利导,把碑文重新刻在碑石的背面。2015年就在这块石头的背面举行了受降七十周年纪念仪式,政府邀请当年的战胜国英国法国参加,两天以后,所有的花圈都安然无恙,唯独英国军队送的花圈又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被掀翻的碑石,碑文亦被损毁
  
  重新刻上碑文的石头
  

  2015年受降七十周年纪念,左二的小红花圈为右二的英军代表所献,两天后被偷

  迄今为止,政府说这些烂事都是新纳粹光头党之类的宵小之徒所为。不过今年在乘坐花塬马车的时候与马车夫有过交谈,多少改变了这种成见。德国的北方人一般不擅言辞,这位马车夫乃当地村民,看上去没有读过多少书,更加不会讲话,他讲解花塬时(花了钱坐马车,含讲解费),既没有谈德国人源远流长的环保历史,也不曾提及英国人蒙哥马利被捉弄的往事,他的讲解基本上不成句,只是蹦出一个个单词,通过重复某一个单词来强调意思,加强效果。在我的记忆中,他永远重复着:“英国人,英国人!坦克,都是坦克!毁了,全毁了!”。事后想起,不知为什么总是觉得政府关于光头党的说法是有意无意的误导,本地的村民也许才更具备作案的动机和条件。

  2015年8月,马车夫告诉我们英国人毁了花塬
  19世纪曾经有文人写道,云层下的石楠花塬仿佛有无尽的秘密。古往今来,花塬最大的秘密也许就是希姆莱在吕讷堡的被捕,死亡和尸骨的去向。与此有关的书籍汗牛充栋,详细复述既无可能亦无必要。但是随着二战的档案相继解密,在德国几乎已经形成共识,希姆莱不是自杀,而是因为他有可能泄露战争后期与英国人的秘密交易而被灭口。
 

  根据英国人的官方记载,1945年5月23日,希姆莱在吕讷堡英国第二军情报总部服毒自杀,5月26日,希姆莱的尸体在吕讷堡以南的石楠花塬埋葬,参与者为四名英国军人。四人或已不在世,或垂垂老矣,但是对希姆莱尸骨的埋葬位置都一致缄口。人们只能推测,应该是在距离胜利山不远的地方。尽管生前作恶罄竹难书,死后竟成花下之鬼,比起死后被烧烤了的希特勒戈培尔,希姆莱可谓交了狗屎运。作者/孙小平(德国)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小黑屋|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西班牙侨网 ( 沪ICP备18001859号-1  

Copyright 2017 欧亚传媒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欧亚传媒 Copyright
© 2008-2017 Asia Europe Media Group S.L.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小黑屋|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西班牙侨网 ( 沪ICP备18001859号-1  

GMT+1, 2021-11-29 13:37 , Processed in 0.025226 second(s), 17 queries.

返回顶部